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市场分析>资讯内容

电力需求放缓、核电厂建设拖延?中国核能发展再把脉

发布日期:2016-11-11 来源: 中国电力网 查看次数: 24296 作者:本站

核心提示:2016年对于中国核电产业来说是步履维艰的一年。目前,仅有一处新电厂开始动工建设。而且现在看来,2020年达到运行装机容量5800万千瓦的核电发展目标也似乎难以实现。中国目前在建核电机组装机容量1930万千瓦,在运机组装机容量3140万千瓦。如果新核电厂需要5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才能完工,那么离上述目标至少还存在700万千瓦的差距。在2008-2010年期间所有开建的核电厂中,除了6座进口核反应堆,其

  2016年对于中国核电产业来说是步履维艰的一年。目前,仅有一处新电厂开始动工建设。而且现在看来,2020年达到运行装机容量5800万千瓦的核电发展目标也似乎难以实现。

  中国目前在建核电机组装机容量1930万千瓦,在运机组装机容量3140万千瓦。如果新核电厂需要5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才能完工,那么离上述目标至少还存在700万千瓦的差距。

  在2008-2010年期间所有开建的核电厂中,除了6座进口核反应堆,其他都已经实现并网。而这6座反应堆中有4座为日本东芝公司旗下西屋电气(总部位于美国)设计的AP1000反应堆,另外2座则为法国跨国核电集团阿海珐(AREVA)设计的欧洲压水反应堆(EPR)。

  这几座核电厂原定将于2017年完工,但现在将至少延期三年才能竣工,这种情况在中国核电发展史上还属首次。中国必然会对这些核电厂的设备供应商及技术大感失望。

  技术难关

  EPR和AP1000反应堆在建设过程中都出现了许多问题。两座EPR反应堆的进度推迟了3到4年,其中原因无从得知。同样地,位于芬兰和法国的两座本应分别于2009年和2012年建成的EPR反应堆要到2018年才能实现并网。

  核电站项目延期,绝大多数都不存在明显导致进度推迟的问题,只是为了保证质量以及建设规划等原因,使设计变得复杂,从而加大了建设的难度。

  上文提到的4座AP1000反应堆的建设周期也将延长3到4年。承建商中国国家核电技术公司(SNPTC)此前并没有任何反应堆的建设经验。从公开的信息来看,中国AP1000反应堆确实遭遇了西屋电气不断更改设计等一系列问题。最突出的,是防止事故的关键部分反应堆冷却剂泵(RCP)和爆破阀也问题频出。

  然而,尽管从来没有料想过这样的情形,但中国预计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成AP1000和EPR反应堆设计施工的国家。在正式投产之前,中国政府需要进行运行程序的测试和论证,整个过程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由供货商开发出来的程序通常是标准化的,但必须通过国家安全监管部门的许可,而且国家监管部门还可以提出其他具体的要求。

  2014年,国家核安全局(NNSA,中国核安全监管机构)的一名高级官员不满地表示,只有极少数的测试程序是针对AP1000开发的,而且(西屋电气)还没有提交任何验收标准以供评估。他还表示EPR项目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在第一座西屋电气公司设计的AP1000反应堆建成、通过验收测试、并且其安全可靠性得到验证之前,中国很有可能不会再建设其他AP1000项目(包括中国基于AP1000开发的CAP1400核电机组项目)。并且,中国也没有新建其他EPR反应堆的计划。

  事实上,国有企业中国广核集团(CGN)和中国核工业集团(CNNC)并没有选择EPR,而是分别选择了ACP1000和ACPR1000这两种在阿海珐较老的M310基础上开发的百万千瓦级中型反应堆。

  挑战重重

  国内电力需求增长放缓已经使得中国的电力产能过剩。如今,核电正面临着以廉价能源为燃料的燃煤电厂的竞争。不仅如此,在冬季,与热电联产电厂相比,核电厂更加没有优势。这些以煤炭和燃气为主要燃料的电厂在发电的同时又可以为居民区和工厂供暖。

  2015年,核能仅占中国电力总供给的3%。无论核电站的建设速度如何合理,核电在中国电力供应中的占比也不太可能会超过10%。

  今年第一季度,辽宁省(红沿河3号机组)的一个反应堆仅运行了987个小时,设备利用率只有45%。而福建(福清)和海南(昌江)的反应堆都已经暂时关闭。

  另外,面对核电建设的宏伟目标,中国的核能监管部门肩负重任,首当其冲的便是中国国家核安全局。除了要监管36座现役核电厂和20座在建核电厂之外,该局还要作为首要监管部门对6座新核电站的设计方案进行评估。即便是在上世纪60-70年代,核电产业蓬勃发展时期,负责对核电厂标准进行监控的美国核管理委员会也没有承受过如此繁重的工作任务。

  一般来说,安全部门都不愿评论他们的国际同行。但是,2014年,一名法国安全监管部门的高级官员形容中国国家核安全局力有不逮,而且表示中国的监管配置并不充足。2015年,中国国家核电技术公司(SNPTC)的一名高级官员称:我们最致命的弱点是管理标准还不够高。要提高中国支持如此大规模建设项目的能力,暂时停止订购新的核电厂和设备也许是必要的。

  前途未卜

  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的目标已经无法达成。如中国或世界其他地区过去所立下的核能发展目标一样,这一目标也将会被悄悄地调低。中国核电产业现在面临的挑战是任何国外同行都没有遇到过的,那就是是核电成本降低到可以和其他形式的电能,尤其是可再生能源相竞争。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中国将无力承担新建核电厂的巨额开支,而核电将维持其在电力系统中的微小比重。

  这样一来,中国的核电输出战略就会岌岌可危。自2013年以来,中国已经将注意力转向核能出口市场,并且与其他竞争者相比展现出了明显的优势。中国政府可以整合全国的资源,提供一整套设备、建筑专家、融资、培训。这是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对手都无法企及的。

  另外,中国近年来积累了丰富的建设经验,这使得中国能够提供物美价廉的设备。中国成功叩开英国核电市场的大门是这一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成功说服英国这样一个老牌核电国家相信中国的核电厂是值得投资的,光是这一点就足以为中国的技术背书。

  然而,尽管占据诸多优势,中国核电出口几无成功先例。某种程度上,这可能是因为新建核电厂市场本身很小。这类市场通常在金融风险较高的发展中国家,而且这些国家往往已经自己尝试过启动核能项目并最终以失败告终。

  很明显,中国核能出口战略的背后存在政治因素考量。中国希望藉此提升在技术进口国的影响力。可是,如果世界核能市场无法尽快好转,中国政府可能会决定大力支持其他经济风险小却同样能提高影响力的技术。而当国内的核能市场不景气时,中国会更轻易地做出这样的决策。

  作者:史蒂夫?托马斯,格林威治大学能源政策荣誉教授

网友评论

共有0条评论
马上注册
在线客服系统